伊朗在巴列维王朝时期发展良好,为什么还会被霍梅尼推翻?

浏览:4927   发布时间: 08月18日

自己选择的道路咬着牙、含着泪也要走下去。即使发现岔道了,也不是少部分人能够迅速扭转和校正的。因为,大家都已经被绑在了同一辆停不下来的列车上。

在今昔对比之下,很多人都在纳闷:伊朗本来在巴列维王朝时期发展势头良好,可为什么霍梅尼要发动革命,而且还能成功呢?有两大主因,一是巴列维的改革触犯了伊朗教士阶层的利益。改革导致了伊朗国内“王权与教权”的尖锐对立和争夺。二是至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王朝时期,伊朗王朝已经存续了2500年。而在美国及西方思想的潜移默化下,以及巴列维王朝推行的世俗化改革,使伊朗民众的思想开放了,有了打倒封建体制的想法。在这两大主因的叠加下,巴列维王朝土崩瓦解了。

推翻的未必是最坏的,而新建的也未必最好。不过,历史从来都没有假设,未来同样不能看透,而在面临当下选择时,每每都难以避免狂热。1978年底和1979初的伊朗就印证了上述的论断。那就是:尽管推翻了伊朗2500年的封建体制,但也同时阻断了伊朗的世俗化道路,使伊朗步入了40多年的艰辛发展历程。

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是1941年正式登基王位的,在位时间长达38年。而这38年恰恰是伊朗世俗化和现代化进程最快的时期。说起来,礼萨·巴列维国王的世俗化思想深受其父礼萨汗老国王的影响。而礼萨汗又视凯末尔为偶像,他认为是凯末尔的世俗化思想拯救了土耳其。所以,早在1935年的时候,伊朗老国王礼萨汗就颁布法令,强行要求伊朗妇女摘掉头巾,从此开启了伊朗的世俗化道路。

礼萨·巴列维显然比其父老国王礼萨汗的思想更开化,所以,他在1963年加大了伊朗世俗化的改革力度,即历史上所谓的“白色革命”。伊朗也因此进入了高速发展期。比如,1961年的时候,伊朗的人均GDP仅有150美元,而到了巴列维王朝垮台的前一年,即1978年,伊朗的人均GDP达到2250美元,在中东地区已经算是“富户”了。其间,伊朗的GDP增长曾维持了十多年的10%以上增长率。

巴列维王朝时期,特别是王朝覆灭之前,伊朗有四个特征。一是国库充盈。比如,在霍梅尼接手时,伊朗的外汇储备高达4000亿美元,在中东地区可以说是首屈一指。二是军队强大,而且还没有战争。由于与美国关系良好,因而从美国得到了大量的军事援助,组建了超过40万人规模的正规军,且武器先进。比如,巴列维王朝时期从美国获得的F-14战机至今仍然是伊朗的主力战斗机。三是人民生活优越。那时的伊朗,尽管也有贫富差距,但总体来看,绝大多数平民的手中都有盈余,也就是国家大富而民众“小富”的那种模式。四是思想开放。关于这一点,无需赘言,从本文图片中伊朗人的着装打扮即可见一斑。

凡事要客观,尽管巴列维王朝时期的伊朗整体上发展势头良好,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伊朗体制的封建性质,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王权独大、滋生腐败、贫富悬殊、王室生活腐化等令伊朗民众不满的现象。而这些“现象”恰恰被霍梅尼为首的教士集团所利用,加之伊朗民众根深蒂固的教义思想,以及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于是,在诸多因素的叠加下,巴列维王朝在霍梅尼发动的伊朗伊斯兰革命运动中土崩瓦解了。

在发动伊朗伊斯兰革命时 ,以霍梅尼为首的教士集团提出了几大口号,其中有推翻王权、铲除腐败、实现公平和将伊朗建成强大国家等。从这些口号可以看出,几乎个个都高大上,个个都有吸引力。特别是将伊朗建成世界性强国这个愿景,更使伊朗民众热血沸腾。因为,在很多伊朗人的内心深处,波斯帝国的辉煌始终是历史荣耀和未来希冀。而那时的伊朗已经号称“世界第九大工业国”,再加把劲的话,恢复历史的辉煌似乎已经指日可待。于是,在伊朗民众的狂热支持下,霍梅尼发动的伊朗伊斯兰革命获得了成功。然而,教士集团诉求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确实建立了,而世界强国的愿景却仍然只是愿景。

巴列维王朝被推翻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成立,完成了封建体制向政教合一体制的转变。自此后,伊朗的世俗化道路被阻断了,伊朗妇女又重新披上了头巾。同时也说明了在王权与教权的争夺战中,教权胜出。在这个转化过程中,或者说是巴列维王朝之所以被迅速推翻,有两个绕不开的因素。一是教士集团与王权冲突的根本原因。二是美国的暧昧态度间接促使了巴列维王朝倒台进程的加快。

礼萨·巴列维这个人不仅好大喜功和铺张浪费,而且还有点左。所以,为了取得更大的面子工程,他决心加大改革力度,意欲对土地进行深度改革。而那时,教士集团手中握有大片土地,对于石油储量世界第四的伊朗来说,土地就意味着资源,意味着钱财。而礼萨·巴列维却要将教士集团手中的土地夺走,那自然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再者,教士集团认为巴列维王朝的妇女不戴头巾和一夫一妻制等世俗化运动不符合伊斯兰教义。于是,自1978年底开始,伊朗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活动,即伊朗伊斯兰革命。

在要求礼萨·巴列维下台的伊斯兰革命爆发初期,巴列维王朝也曾试图强力压制,但在冲突造成了一些人员伤亡时,美国的所谓人权之心泛滥了,于是,美国劝说礼萨·巴列维接受现实,交出权力。失去民心又失去美国支持的礼萨·巴列维只好选择流亡。不得不说,美国的这种暧昧态度等于是间接抛弃了盟友。令美国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恰恰是美国与伊朗关系急转直下的开始。

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后,霍梅尼做了两件影响伊朗命运几十年的事情。一是扣押了美国外交人员,即人质危机。原因是美国最终接纳了礼萨·巴列维的流亡。二是与伊拉克打了一场“先进武器下的低水平战争”,即两伊战争。而这两件事的后果,一是使伊朗被美国制裁了40多年,自此后伊朗一直处于险恶的国际环境中,阻碍了伊朗的现代化步伐。而两伊战争则使巴列维王朝时期积攒的盈余被打个精光,同时还搭进去了几十万伊朗人的生命,伊朗的国运也被这场战争打得无以言表。

1980年9月22日开始的两伊战争是伊拉克先动手的,但从根源上说,显然于霍梅尼为首的教士集团的伊斯兰革命热情有关。因为,在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后,霍梅尼不是兑现他的建设强大伊朗的承诺,而是将革命热情外溢到了伊拉克,公开支持伊拉克什叶派圣城纳杰夫的教徒起义,试图推翻阿萨姆的逊尼派伊拉克政府。当然,也许霍梅尼认为那样做恰恰是强大伊朗的一部分目标。然而,霍梅尼却碰到了萨达姆这个“硬茬”,并导致了一场在世界军事史上最乏善可陈的一场战争。

历史的巧合往往使历史都无法解读。伊朗伊斯兰革命是1979年成功的,而萨达姆也是在1979年执掌伊拉克的。伊朗当时有巴列维王朝留下的殷实的家底子,而邻居伊拉克那时同样得益于石油而成为了中东地区的“富户”。伊朗出现了精神领袖霍梅尼,而伊拉克的萨达姆更是个强势人物。于是,两强相遇时,也就擦出了火花。人们常说“两强相遇勇者胜”,可如果都“勇”的话,也就只剩下精疲力尽了。于是,世界军事史上一场毫无战术亮点可言的消耗战诞生了。

在当时来说,伊拉克和伊朗的武器都比较先进,飞机、坦克、大炮、导弹,甚至是化学武器都用上了,可是,却没有哪一方有着绝对优势。于是,打着打着就变成了一场令人昏昏欲睡的消耗战。打了八年的两伊战争居然没有留下任何一场经典战斗,因此,被军界认为是一场“先进武器下的低水平战争”。不过,尽管这场战争的作战技巧和水平很低,但却消耗巨大,乃至于可以说是同时毁了两个国家。

在两伊战争的战场上,伊拉克军队死亡18万人,伤25万人,其中还不包括间接死亡的军人和平民。伊朗方面死亡35万人,伤70万人。而在经济方面,仅战争消耗,双方就高达6600亿美元,至于间接经济损失,以及经济发展停滞所导致的损失,更是无法估算。总之,自此后,不可一世的萨达姆便厄运连连,乃至在后来的伊拉克战争中被俘和绞死。而伊朗的现代化进程也等于是戛然而止。

两伊战争之前,伊拉克不仅社会福利在中东地区首屈一指,国库中当时还有370亿美元的盈余,可是,两伊战争结束时,伊拉克却倒欠了700亿美元的外债,其中包括欠小小的科威特140亿美元。于是,萨达姆盯上了这个邻居。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发动了入侵科威特的战争。1991年1月17日,美国拿着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所组成的联军发动了海湾战争,将伊拉克军队赶出了科威特。自此后,阿萨姆便江河日下,乃至在美国绕过联合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中被推翻。

伊朗自然也不比伊拉克好多少。两伊战争不仅将伊朗国库中的4000亿美元盈余打个精光,而且付出了100多万伊朗人的生命代价。加之美国的制裁和遏制,较之于巴列维王朝时期,伊朗民众的生活水平并无整体性提高。除了军事上看起来在中东地区依然强大外,在其它方面的建设甚至于还不如巴列维王朝时期。比如,巴列维王朝时期的伊朗就号称第九大经济体,可拥有令人羡慕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及8000多万人口的伊朗,现在只能排在世界40名开外。在石油日产能力上,巴列维王朝时期就达到了660万桶,而现在的伊朗,即便是排除美国的制裁因素,伊朗石油的日产能力也不足400万桶,较之另一个石油大国沙特的1300万桶产量,显然差之甚远。

霍梅尼发动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了,但霍梅尼对伊朗民众的许诺远远还没有实现。而在贫富差距、特权、民众整体生活水平、开放程度,国家全面发展等诸多方面,现在的伊朗与巴列维王朝时期两相比较的话,孰优孰劣?估计只有伊朗民众最有发言权,因为只有伊朗民众的切身感受最深。

主营产品:开关电源,电感线圈,电力变压器